首页
 
首页 政务动态 政务公开 机关党建 公共服务 安全管理 公众参与 节庆会展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动态 > 要闻速递
文心相印挹清芬
发布时间:2018-10-10 16:16    稿件来源:    浏览次数:     【字体大小:

 

原江苏大学教授李金坤《镇江赋》发表九年感怀

李金坤

 

 

金山风光  陈大经摄

 

2009年初,我偶然从《光明日报》看到《百城赋》栏目,该栏目主要是以赋体样式,全面而精当地反映我国各大中小城市的深厚文化底蕴及改革开放以来最新发展之面貌。这些辞赋,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气势恢宏,图文并茂,读后精神振奋,催人奋进。我深深被这些美文吸引了,随即到市图书馆将《光明日报》开办此栏目以来所发表的全部辞赋逐一浏览了一遍,还将其中别具风采的赋作复印下来,悉心揣摩,感受魅力。由此,我内心油然产生了拟撰《镇江赋》的强烈欲望。镇江是1986年经国务院批准的第二批历史文化名城,已有三千余年的悠久历史,物华天宝,人文荟萃,具有极其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怀着对古城镇江山水自然与人文景观的厚爱之情,在反复涵泳融汇镇江三千年丰厚文化资源的基础上,我便从“名城镇江,史脉悠长”、“山水镇江,诗意仙乡”、“人文镇江,华章充梁”、“英雄镇江,热土一方”、“魅力镇江,前程辉煌”等五个方面,将镇江古今风貌与精神纵横交错、全面精当地勾勒出来。在字斟句酌、反复打磨之后,按照《百城赋》 栏目的要求,又配置了清代周镐所画镇江二十四景图之一的名画《山绕瓮城》与《镇江日报》资深摄影记者陈大经所摄镇江标志性风景《金山风光》照,古今辉映,意蕴幽长。《镇江赋》电子稿传《光明日报》后,很快便接到拟录用的通知。在此需要说明的是,鉴于国家级报纸《光明日报》影响之大与《百城赋》栏目宣传效应之佳,故而许多市委书记都亲自抓《百城赋》撰稿之事,由宣传部牵头,或策划全市乃至全国征文,或组织专家撰写文稿,不惜人力、物力与财力,气氛热烈,情绪高涨,大张旗鼓,前所未有。而《镇江赋》乃我本人自发所为,成稿后只是请市宣传部领导过目而已。之后我才听说,市委宣传部曾约请有关人员撰写过《镇江赋》,结果由于不合要求而作罢。

十分荣幸,倾注我一腔热血与挚爱之情的《镇江赋》,终于在2009330日《光明日报》第4版的《百城赋》(第120期)栏目发表了。此赋占了大半个版面,亦图亦文,面目雅秀。当天,我就接到了好多同事及友人的电话祝贺。有的夸我为宣传镇江作出了重要贡献;有的称说《镇江赋》言简意赅,简直就是一部《镇江微型词典》;有的赞说为镇江形象的塑造做了一件大好事,镇江会永远记住我的名字;还有的说我为推介镇江做了一次免费广告,若按广告费用计算的话,《镇江赋》占《光明日报》大半个版面,其宣传费用就得花费十余万元,希望政府有关部门给我发奖金;也有一些有心人,他们将《镇江赋》剪下珍藏外,还复印多份分送给市外及海外的亲朋好友,等等。不几天,当时市政府分管旅游、园林等工作的冯副市长还特地发来贺信,祝贺《镇江赋》顺利发表,并对我深爱镇江的可贵精神表示敬佩,对为宣传镇江作出的积极贡献表示感谢。更让我惊喜的是,有两位美籍镇江人,不知他们是如何辗转找到我的手机号码的,分别打来越洋电话,说非常感谢我所写的《镇江赋》,激起了他们深深的爱乡之情,看见《镇江赋》就像看见家乡亲人一样,使他们感到特别温馨。再后来,上海《党政论坛(干部文摘)》2010年第2期全文转载了《镇江赋》,《中华辞赋》2011年第5期也全文刊载了《镇江赋》,一些地方报刊杂志转载者就更多。市有关教育部门,还将《镇江赋》贴上中小学作文教育网站,以此作为课外乡土教材的补充与写作教学的范文。当此际,在各种媒体与网站上,《镇江赋》俨然成为一道文气旺盛、点击量飙升的靓丽文学风景线。对此,有些朋友曾热忱建议有关部门向外地城市那样,将《镇江赋》勒石树碑,以起到向本市市民及市外广大游客宣传镇江、提升形象的有益效果。令人欣慰的是,还有一些读者,在《镇江赋》的启发下,撰写了反映本地本单位的人文景观与精神面貌的辞赋。如扬中市原教育局党委书记顾明社,他在《扬中赋》的引言中这样动情地写道:“偶读江苏大学文学院教授李金坤博士所撰《镇江赋》,为之惊叹。掩卷遐思,颇有触感。吾扬中乃江中明珠,委实可歌可赋。劳作之余,欣欣然作《扬中赋》,以此敬奉祖国六十华诞。”江苏大学文学院2017届毕业生蔡晓伟,对《镇江赋》喜爱有加,百读不厌,后来竟撰写了第一篇以赋体赞颂江大的《江苏大学赋》,该赋的思路、层次、格局乃至用语皆明显带有《镇江赋》之痕迹。师生一脉,薪火相传,学生可喜,教师可安。

另有两位学者值得一提。一位是移民奥克兰的镇江人士魏先生,他由网络读到《镇江赋》后,立即主动推荐《奥克兰华文报》发表,在镇江籍华人中产生了较大影响。另一位是至今未面的四川成都人刘先生,他去年来镇江旅游,在新建北固楼看见我撰写的《北固楼复建记》,甚为惊喜,遂全文拍摄珍藏之。后来他又在网络搜索到《光明日报》发表的《镇江赋》,非常高兴,多方打探,才获得我的电话号码。他及时来电告诉我说,他很喜欢《镇江赋》,内容丰富,层次分明,点面结合,文采风流。他想推荐给加拿大友人主办的一家华文刊物《枫叶》发表,让我将电子稿尽快传他。不久,即在《枫叶》发表了,反响热烈。两位从无往来的陌生人,就因一篇《镇江赋》而结下了深厚的文字情缘。真所谓“以文会友,以友辅仁”(《论语·颜渊》)者是也。

\

现年90高龄的女书家尹协怡

更让我惊叹而感佩的是,素昧平生的家居南京与北京的两位女书法家,分别以工楷与行书书体书写了《镇江赋》全文,前者是原省高院年届90高龄的尹协怡女士,她是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镇江赋》墨宝是其88岁高寿时所书;后者为北京石油附中语文高级教师吴雯女士70岁时将《镇江赋》以行书体书赠同事龚雪玲女士。吴与龚都是北京人。何以知晓吴雯老师为龚雪玲老师书赠《镇江赋》之事的呢?说来也巧。原化工部退休干部我的胞兄与龚雪玲老师(现86岁)是老友,她是我哥同事的遗孀。一次,我哥在龚老师家偶然发现悬挂于中堂的《镇江赋》为我所写,彼此惊喜万分,各自感叹“缘分不浅”。这次我因为撰写此文,特请哥专门去龚老师家拍下《镇江赋》书法堂匾。后来,书者吴雯知道此事后,今年已77岁的她竟然冒着酷暑,又专门将《镇江赋》重写一遍,并用精美礼盒装好送我哥,托哥转赠于我。这只精美礼盒为紫红色,高雅大气,而书法卷用中国红丝带系住,并特意打个蝴蝶结,格外喜庆与吉祥。吴老师心细如发,注重礼数,古道热肠,感激之情,实在难以言表。这一南一北的两位高龄女书家,凭着喜爱《镇江赋》的一腔深情,与我无形中结下了清纯芳香的文心之缘,焉不叫人心旷神怡、倍感欣慰呢?“文人相轻,自古而然。”(曹丕《典论·论文》)由上         

八方友人对《镇江赋》由衷喜爱的种种表现观之,男女老少与我哪里还有一丝“文人相轻”的影子,唯有“文人相敬”、“文人相爱”也矣哉!

 

                                          

                                             女书家尹协怡所书《镇江赋》局部

杜子美云:“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我知道,《镇江赋》作为我学写辞赋的开篇之作,难免不妥之处。然而,海内与海外那些熟悉与不熟悉的朋友们却普遍喜欢它,不是因为此赋写得有多么出色,而是他们出于对镇江三千年深厚人文景观与城市精神的热爱、敬畏、向往与感佩之挚情。“千古江山”、“满眼风光”,800余年前镇江知府辛弃疾在北固山巅满怀豪情发唱的这掷地有声的八个字,已高度概括了镇江壮美的山水景观与丰厚博大的人文精神。有感于此,笔者曾专门撰文,提倡将此八字作为镇江城市形象宣传语(《京江晚报》发表后,读者中多有赞同者)。镇江的外在壮美与内在的丰美相得益彰,完美统一。这些当是人们喜爱《镇江赋》的原因之一。《镇江赋》发表至今已九年,期间能够得到五湖四海各类朋友不同方式的喜爱,作为作者,我自然是极为感奋、感激与感恩的。镇江人刘勰《文心雕龙·知音》说得好:知音其难哉!音实难知,知实难逢,逢其知音,千载其一乎。”我很幸运,在《镇江赋》发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在当下人心隔膜、道德滑坡的世风之下,却有这么多知与不知的朋友如此深爱它,知音若此,焉不令人感慨万分。而诸友之深情厚谊,不啻为漫天炎氛中吹来的一丝沁人心脾的清凉之风。我想,在以后的岁月里,将会有更多的朋友喜爱《镇江赋》。只是因为,它的生命将于镇江同在,它的精神将与镇江同美,它的影响将与时代同行。感于斯,余特作《<镇江赋>发表九年感怀》小诗,聊表感恩天下知音厚爱之情于万一焉。诗云:

江山第一五洲闻,岁逾三千底蕴殷。

赫赫塔楼藏故事,悠悠史志卷风云。

东西乡友观辞忭,南北书家染墨欣。

                                                               罕世知音今幸遇,文心相印挹清芬。

 

附件:

 

 

  

李金坤

 

      千古江山兮,独擅真美;吴头楚尾兮,江河交汇;铁瓮城固兮,皇基祥瑞;江左风流兮,民国省会;屏山枕水兮,花林陶醉;天人相谐兮,画境自魅;统览人文兮,群星荟萃;苞总形胜兮,名城生辉。

名城镇江,史脉悠长。新旧石器兮,先民衍息;太伯、仲雍兮,奔楚首栖;断发文身兮,披荆斩棘;国基创建兮,“句吴”为旌。周章掌宜侯之印,吴国发文化之轫。宜侯夨簋兮,凿凿铁证;城龄三千兮,罕匹寿星!此之谓:周封侯,史韵悠;气自华,底蕴厚。

山水镇江,诗意仙乡。凭江东眺,“浮玉”、“碧螺”拟焦山,更有妙者山裹寺。万佛塔兮,梵音醒俗尘;书法山兮,西安冠亚分;瘗鹤铭兮,大字祖弘景;壮观亭兮,海门秋月明;别峰庵兮,板桥读书隐。放眼东郊,圌山临江蕴瑞气,华山悲歌《华山畿》。银山公园新区景,凤凰阁中凤凰鸣。江岛扬中迎朝暾,烟水迷濛蓬莱城。环顾南山群,天然氧吧城市肺;欣赏四时景,鸟语花香悦心扉。鹤林寺、竹林寺、招隐寺,钟鼓悠悠闻;玉蕊亭、鸟外亭、知音亭,意味绵绵深;读书台、增华阁、文心阁,书香袅袅馨;虎跑泉、鹿跑泉、珍珠泉,清音叮叮鸣。南望丹阳,齐梁萧氏陵,皇业千古名;延陵季子碑,美德百世新。移目城西寺裹山之金山,“江天一览”声名远,亭、塔、洞、阁游兴酣。妙高台上,苏东坡《水调歌头》共婵娟;黄天荡中,梁红玉击鼓抗金捷报传。水漫金山,白娘子情深感上苍;盗草峨嵋,许公子魂还动人寰。塔影湖映芙蓉楼,郭璞墓西中泠泉。凝眸西南,十里长山似卧龙,生态丹徒鲲鹏翔。句容茅山道教盛,红色圣地代闪光“律宗第一”隆昌寺,宝华山气佛道祥。聚焦城北,寺冠山之北固山:“天下第一江山”,梁武挥毫题就;“长江万里画卷”,陈毅赞不绝口;三国名胜多,辛词足风流“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返视西津古渡,“旅游金矿”鲜觏。城中梦溪园,沈括著述夥;东南宝塔山,中日梅樱秀;京岘宗泽路,后昆传薪火;女杰赛珍珠,居镇十八秋。此之谓:城中山,山中城;江山助,酿诗情。

人文镇江,华章充梁。江山自古娇,群贤多驻赏。王摩诘、王昌龄、李太白、白居易,唐音齐歌山水好风光;欧阳修、王安石、苏东坡、陆放翁,宋调同吟风情美一方。乡贤苦志勤撰述,争创一流最先鸣:韦葛戴刘徐许殷,苏计张马刘柳沈,踵事增华,豪情万仞。更有“三星”“双璧”与“二米”,赫赫功德照汗青。此之谓:众才俊,著述精;举世敬,心碑铭。

英雄镇江,热土一方。东南锁钥,江防重镇;东晋北府兵,闻风敌丧魂;祖逖闻鸡舞,刘裕扫千军。唐设镇海军,宋置镇江军。鸦片战争,圌山焦山炮台怒,殊死抗英海龄殉;辛亥革命,赵声舍身擎义旗,孙文追赠“上将军”。抗日烽火,韦岗茅山遍地燃,奋力歼敌建奇勋;杏虎夫妇,以笔为枪谴霸权,罹难异国寰球惊。历代英杰兮,虎啸龙吟;爱国精神兮,千古不泯。此之谓:保和平,岂惜生?祭英灵,恒奋进。

魅力镇江,前程辉煌。改革荡春风,江南遍绿茵;长江三角洲,顶端一珠明;置身沪宁间,天时地利兼;“五子”登科“三怪”神,民风醇朴素勤俭;江南水乡富庶地,一马平川皆良田;风调雨顺时节美,稻麦腾浪舞翩跹;“越光”大米草莓甜,葡萄串串笑开颜;鲥鱼鮰鱼河豚鱼,京口刀鱼味最鲜;金山翠芽云雾茶,齿颊留香飘然仙。一桥飞架镇扬间,民心乐陶陶;市南门户两大道,花木四季茂;长江一线串“三山”,珍珠项链俏;城市客厅老少宜,缩微山林妙。显山露水,还镇江仙子以妍貌;透绿现蓝,享自然情调之天道。商厦座座拔地起,超市处处春意闹。国营与民营并行,合资偕外资同好。东晋南渡,南北文化绽奇葩;唐宋以降,东西文明结硕果。市门洞开,海纳真经;兼容并包,多元结晶;真善为怀,礼让为本;科学发展,旗帜鲜明;风雨共舟,激流勇进;地球为村,四海皆亲。诚哉镇江人,恭迎八方宾;勤哉镇江人,力奔小康程。此之谓:要创业,到镇江,镇江有金山,有金可挖;要长寿,到镇江,镇江有南山,寿比南山;要好运,到镇江,镇江有茅山,第一福地。

忆往昔,人杰地灵口碑传;

看今朝,物华天宝山水欢;

望未来,江河明珠更璀璨!

 

               山绕瓮城   周镐

 

 

注释:

  

民国省会:1929年至1949年,镇江为国民政府江苏省省会。

“江天一览”:康熙南巡登金山顶峰之御笔。

红色圣地:指陈毅、粟裕等创建并领导的以茅山为中心的苏南抗日革命根据地。

辛词足风流:辛弃疾任镇江知府期间,曾多次登临北固山抒发报国无门之愁怀,写下了《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等著名词章。

韦葛戴刘徐许殷,苏计张马刘柳沈:指韦昭《国语注》,葛洪《抱朴子》,戴颙《游弦》、《广陵》、《止息》,刘义庆《世说新语》,徐陵《玉台新咏》,许浑《丁卯集》,殷璠《河岳英灵集》,苏颂《新仪象法要》,计成《园冶》,张玉书《康熙字典》,马建忠《马氏文通》,刘鹗《老残游记》、《铁云藏龟》,柳诒徵《中国文化史》,沈括《梦溪笔谈》等,这些著作均具导夫先路之开创性价值与意义。

“三星”“双璧”与“二米”:三星,在太空三颗小行星中,将“圆周率”发明者祖冲之、“十一世纪科学发展的座标”沈括与中国桥梁之父茅以升分别命名为“祖冲之星”、“沈括星”、“茅以升星”;双璧,指齐梁时镇江人刘勰《文心雕龙》与萧统《文选》;二米,即书画双绝的北宋米芾、米友仁父子,尤其所创“米氏云山”画艺与画派,独标高格于画史。

杏虎夫妇:199958日凌晨,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对中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大使馆进行导弹袭击,《光明日报》记者许杏虎(1968年生,江苏丹阳市人)、朱颖(1971年生,北京市人)夫妇不幸遇难,以身殉职。 199912月,许杏虎被南联盟授予“南斯拉夫之星”勋章,中宣部、人事部授予“人民的好记者”称号。 

“五子”登科“三怪”神:五子,指有利发展基础工业的五大优势:港口、能源、水利、用地、城市依托;三怪,指闻名遐迩的香醋、肴肉、锅盖面三大传统饮食品牌,俗谚云:“香醋摆不坏,肴肉不当菜,面锅里煮锅盖”。

 

 

 

 

 

 

 

作者简介:李金坤,男,江苏金坛人,江苏大学文学院教授、文学博士,北京大学高级访问学者。中国屈原学会理事,中国文心雕龙学会理事,镇江三国演义学会副会长,镇江市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会常务理事。发表《风骚比较新论》、《风骚诗脉与唐诗精神》等专著及论文300余篇,主持并完成国家、省、市级社科项目10项,荣获国家、省、市各级社科优秀成果奖20余项。

 

 

 

(此文发表于2009330日《光明日报》第四版《百城赋》名牌栏目,为上海《党校文摘》等刊物转载)

打印本页】【加入收藏】【关  闭
 
中国·镇江政府门户网站版权所有 镇江市人民政府 镇江市旅游发展委员会主办
©Copyright 2009 Zhenjia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0205253号-1    联系我们
苏公网安备 32111102000109号
今日访问:    总访问量: